猕猴桃和奇异果是不是一回事?

有有人问我:猕猴桃和奇异果是不是一回事?我不假思索地回答:“是。”马上,我就为自己的鲁莽而后悔:猕猴桃壮圆个大,毛长粗糙,颜色深褐,肉瓤碧绿,而奇异果小巧玲珑,微毫光滑,外表淡金,内里浅黄,怎么能说是一回事呢?
是的,我的这个“区别”,是建立在把猕猴桃和奇异果看作两个物种的前提上的。事实上,猕猴桃和奇异果,正好比白种人、黑种人和黄种人,看上去不太相同,其实是不折不扣的同类。

猕猴桃和奇异果是不是一回事?

猕猴桃和奇异果是不是一回事?

猕猴桃和奇异果是不是一回事?

猕猴桃和奇异果是不是一回事?

猕猴桃和奇异果是不是一回事?

猕猴桃和奇异果是不是一回事?

猕猴桃和奇异果是不是一回事?

猕猴桃和奇异果是不是一回事?

猕猴桃和奇异果是不是一回事?

猕猴桃和奇异果是不是一回事?

猕猴桃和奇异果是不是一回事?

猕猴桃和奇异果是不是一回事?

猕猴桃和奇异果是不是一回事?

猕猴桃和奇异果是不是一回事?

猕猴桃和奇异果是不是一回事?

猕猴桃和奇异果是不是一回事?

猕猴桃和奇异果是不是一回事?

猕猴桃和奇异果是不是一回事?

猕猴桃和奇异果是不是一回事?

猕猴桃和奇异果是不是一回事?

猕猴桃和奇异果之所以让人感觉有所变异,盖因水土和种植关系。《晏子春秋·杂下之十》:“橘生淮南则为橘,生于淮北则为枳,叶徒相似,其实味不同。所以然者何?水土异也。”猕猴桃和奇异果,有点像橘和枳的关系,但似乎没有那么分明。
说来话长,猕猴桃与奇异果牵扯到了中外交通。我们暂且把这个话题放一放,先把咱自家的事弄弄清楚再说。
我们知道,中国是猕猴桃的原产地,中国古代典籍中多次提到过这个名称,举例说,唐代诗人岑参作《宿太白东溪李老舍寄弟侄》诗中云:“中庭井栏上,一架猕猴桃。”李时珍《本草纲目》当中专设一条来论述猕猴桃。诸如此类。
可是,在他们之前,就极少有人提到过了。这是何故?
有人说,《诗经·桧风》中就有,不是吗:“隰有苌楚,猗傩其枝,夭之沃沃。乐子之无知。隰有苌楚,猗傩其华,夭之沃沃。乐子之无家。隰有苌楚,猗傩其实,夭之沃沃。乐子之无室。”苌楚,就是猕猴桃,依据的是《说文解字》:“苌,苌楚,銚戈。一曰羊桃。”
需要问一下的是:羊桃是怎么与猕猴桃挂上钩的呢?
李时珍可能是始作俑者。《本草纲目·猕猴桃》曰:“其形如梨,其色如桃,而猕猴喜食,故有诸名。闽人呼为阳桃。”
“羊”是否一定通“阳”,我吃不准。可是,李时珍在《本草纲目》草部,却另列“羊桃”条,曰其“茎大如指,似树而弱如蔓,春长嫩条柔软,叶大如掌,上绿下白,有毛,状似苎麻而团。其条浸水涎滑”。这让我好生奇怪:如果阳桃(猕猴桃)和羊桃是同一样东西,《本草纲目》又何必将其分列呢?
我们再来看看古人对于猕猴桃和羊桃的描述:
猕猴桃:
志曰生山谷中。藤著树生,叶圆有毛。其实形似鸡卵大,其皮褐色,经霜始甘美可食。皮堪作纸。
宗奭曰今陕西永兴军南山甚多。枝条柔弱,高二三丈,多附木而生。其子十月烂熟,色淡绿,生则极酸。子繁细,其色如芥子。浅山傍道则有存者,深山则多为猴所食矣。
羊桃:
《别录》曰羊桃生山林川谷及田野。二月采,阴干。
弘景曰山野多有。甚似家桃,又非山桃。花甚赤。子小细而苦,不堪食。《诗》云隰有苌楚,即此。方药不复用。
保升曰生平泽中,处处有之。苗长而弱,不能为树。叶花皆似桃,子细如枣核,今人呼为细子,其根似牡丹。
郭璞云羊桃,叶似桃,其花白色,子如小麦,亦似桃形。
陆玑《诗疏》云叶长而狭,花紫赤色。其枝茎弱,过一尺引蔓于草上。
综上所述,古人对于羊桃和猕猴桃,视点似乎有所交集,比如生长地、子、叶、形等等,颇为相近;但猕猴桃一般要经霜之后(九十月)成熟后(始甘美可食)采,羊桃则是在“二月”(农历)采摘,怎样理解?即便是羊桃的花,有的说是白的,有的说是红的,差距也不小。最主要的是,我们很难找到猕猴桃和羊桃在名称上完全统一的证据。还有,岑参说的猕猴桃和我们现在的猕猴桃是否同一样东西(很有可能指长得像猕猴模样的桃子)?真是欲理还乱。
把猕猴桃简单地看作是羊桃,或羊桃就是猕猴桃,略有风险。因此,说《诗经》中的苌楚一定就是猕猴桃,不能视为的论。我们只能说,它们可能是相似的东西。
相信我们现在吃到的猕猴桃,它的岁数很大,可能在唐代(岑参)之前就有了,但是那个时候的猕猴桃和《诗经》里提到的所谓“猕猴桃”可能不是一回事,就像我们不能把水蜜桃和蟠桃、黄桃、寿桃看作是一种东西一样。

供应红心猕猴桃苗
  • 猕猴桃和奇异果是不是一回事?已关闭评论
  • 635 views
    A+
发布日期:2015年07月02日  所属分类:猕猴桃行业新闻
标签: